<small id="df3mc"></small>
    <tt id="df3mc"><ol id="df3mc"><td id="df3mc"></td></ol></tt>

  1. 汪場鎮:一株半夏種出億元產值

    ●天門網全媒體記者付磊磊

      近日,在汪場鎮雷場村半夏種植基地,10組村民謝乜二一大早就在田間鋤草,他靠著種植半夏,成功摘掉了貧困的帽子。在汪場鎮,半夏種植面積達到8600多畝,2000多戶農戶土里刨金,“刨”出了一個億元產業。
      從野生到“家養”
      在汪場鎮,田間處處都生有半夏,由于不是人工種植,稱為野生半夏。每到秋冬季節,當地不少村民到田間采挖野生半夏補貼家用。
      “那時大多是甘肅等地的商販上門收購,價格一般每公斤36元左右。”雷場村荊半夏種植專業合作社負責人雷友平從2010年開始就觀察半夏市場行情,他說:“連續5年,半夏價格一直很穩定,且不愁銷。”
      半夏能否進行人工種植?雷友平思忖。2014年,他牽頭成立雷場村荊半夏種植專業合作社,收購當地的野生半夏做種子,開始人工試種,經過不斷學習,雷友平對半夏種植有了一定的了解。
      “半夏與傳統糧棉油作物不同,只需要一次播種,后面就能夠持續收獲。”雷友平說,但半夏田每月要鋤草5到7遍,采摘時也需要投入大量人力,只有管理好了,產量才會高。他最初試種了15畝半夏,第一年畝均產出近2萬元,試種嘗到了甜頭后,合作社慢慢加大投入,半夏種植面積逐步擴大到900多畝,畝均產出近2萬元。
      在合作社的示范效應下,曾經散落在田間的“野半夏”如今成了該鎮種植面積最大的經濟作物。據統計,汪場鎮已發展半夏種植合作社11家,總面積達8600多畝,產值過億元,規模化種植效益逐步顯現。
      從“要我種”到“我要種”
      半夏產業的推廣在汪場鎮開始并不順利。雷友平介紹,一是要轉變農戶長久以來種植傳統作物的觀念,并非易事;二是半夏種植首次投入成本極大,畝均投入要過萬元;三是種植技術也給推廣帶來一定的阻力。
      今年70歲的雷禮新是雷場村老黨員,種了一輩子小麥、棉花,對于種植半夏,他起初是拒絕的。在他看來,半夏怎么種、賣給誰,都是未知數。
      2016年,雷禮新還是將門前的兩分地拿了出來,開始試種。他說:“合作社提供種子、技術,還承諾收購,基本上沒有風險。”令他沒有想到的是,門前這一小塊地,第一年就采摘了2季,純收入3000多元。真金白銀拿到手,雷禮新頓時覺得有了干勁:“這可趕得上傳統作物一畝田的收入啊。”于是從2017年開始,雷禮新逐步擴大種植規模,如今家中10畝地有5畝種上了半夏,年收入過10萬元。
      在汪場鎮,像雷禮新這樣的半夏種植戶有2000多戶,種植面積5000多畝,占到了整個種植面積的一半以上。來自該鎮的統計數據顯示,半夏產業的發展,帶動從業人員過千人,帶動貧困戶100多戶。
      增鏈補鏈壯大產業
      從野生到“家養”,從零散到規模,汪場半夏的不斷發展壯大,背后是汪場鎮黨委政府強有力的支持。
      為了解決半夏種植技術問題,該鎮加強與省農科院合作,積極研究標準化生產技術,探索機械化種植,通過精選育種,保護野生種源,不斷促進半夏產業的規模化、規范化發展。
      2018年,汪場半夏成功申報國家地理標志。2019年,該鎮出臺了一系列扶持政策,對50畝以上的連片種植戶,每畝田補貼500元,貧困戶只要參與種植,每畝補貼800元。今年,該鎮積極籌建半夏產業園。在羅陽村4組牛張公路旁,園區規劃土地平整已經開始。該鎮相關負責人介紹,半夏產業園共分三期建設,其中首期主要是高標準基地建設,計劃總投資1800萬元,建設1200畝種質資源保護地、1萬畝規模化種植區域以及50畝種苗繁育基地,可有效解決種植、加工和銷售等問題,建成后將加快推進半夏產業規模化、規范化。

    熱點圖片

    天門要聞

    天門綜合

    欧美 亚洲 日韩 国产 综合 视频